我在山村的夜里


发布日期:2019-01-29 作者:陈清立 信息来源:常德晚报

落地窗外下着雨,淋湿了玉兰花的香,这山村的夜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了。半夜,我抱着膝坐在藤椅上,氤氲着这山村的夜色。

有小虫虫儿叫,低一声、远一声,仿佛也氤氲着它们的梦。这一梦便是千年吧,它生长在《诗经》里: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这虫鸣变成了夜的信物,在召唤着它的“君子”。但是,它的“君子”却在夜的何方呢?这虫鸣就有些情深意长了。它生长在唐诗里: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这夜也显得清高了,清高得无处捉摸,不理会这夜的一切了。它生长在宋词里:西窗过雨,怪瑶佩流空,玉笋调柱。我仿佛听到了千年前的大希之音,不禁泪流涟涟。

还有风响,一片一片的,响在院里的树梢头,响在池边的篁竹间,响在流水的石桥畔,响在柴旁的狗吠里,一声声,辽远而清脆。那枝头的翠绿,那是怎样的绿啊,是不是也在随风而流淌,流淌成一夜馥郁,叫人怎生安眠?那白的栀子花,红的蔷薇花,在轻盈地笑,一不小心,就拂落了一瓣两瓣的腮红,摇曳而下,随流水而去,“无语怨东风”。

我记起楼下的杨树旁,妻子栽了一株苦瓜苗。那一天,她荷了一把小锄,哼着小曲,在黄昏的日光里,煞有介事地把那棵小苗种下去,很有“种花人自蕊宫来”的情态。我知道,那棵小苗一定在这风里、在这雨里滋滋生长了,说不定已开出黄色的小花,待到明天,或者后天,妻子就可以去收获了。

一阵风吹来,连同那远声,那浮香,那苍翠,一起撩动纱帘。我为妻子摁了摁被子,继续回到那藤椅上,让这山村的夜包围着我,氤氲着我,我的思绪便也滋滋生长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