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年前被拐卖的“嫡丫头”回家了


发布日期:2019-03-18 作者:郑彦 刘贤安 裴维维 信息来源:尚一网

    

在公安民警的一路护送下,邹双终于回到了日思夜想的家乡。

    3月14日晚9时许,一辆从长沙黄花机场接机而回的特派专车停在了安乡县公安局大厅外。在大姐和哥哥的陪同下,披散着头发的邹双(化名)走下车,一脚踏上了家乡的土地。

    这一步,她足足盼了26年。

    恭候多时的一众人等引领她走进一楼大厅,“这里是安乡,你到家了!”安乡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汪洋上前一把握住邹双的手。神情有些茫然的邹双,抬头瞥见电子显示屏上的几个大字——“热烈欢迎分离26年的亲人回家”后,才缓过神来,转而大哭。

    对于邹双来说,2019年的3月,让她一生都无法忘记。她结束了流浪乞讨的生活,回到了家乡,回到了亲人身边。之前那段噩梦般的经历,就此画上一个句号。

    “小妹妹,你是想找工作吗?”

    1993年春天,23岁的邹双带着简单的行囊离开了自己生活多年的安乡县官垱镇官垱村,只身前往广东省广州市打工。因为听不懂广东话,她一直没找到工作,身上带的钱也花光了。那一天,正当她在街头的招工广告栏前张望时,一对貌似夫妻的中年男女走到她身边,热情地问:“小妹妹,你是想找工作吧?”他们的口音带普通话腔调,邹双能听懂。“这样吧,看你怪可怜的,我帮你找份好工作,管吃管住还拿钱。”

    走投无路又涉世未深的邹双信以为真。没想到,她从此便被推入一场长达26年的人生噩梦……

    邹双被这对男女带着坐上火车,去了甘肃省武威市的一个偏僻村庄,这里距离广州市有2000多公里。他们将她化名为“肖冬梅”,以4000元的价格卖给了当地一个叫张西元的男子做老婆。得知上当受骗,邹双不从,这对男女便威胁说要弄死她……

    “见车就拦,心想跑得越远越好”

    张家人以为时间长了,邹双或已死心,断了回家的念头。然而,时隔多年她无时无刻不记得自己的老家在湖南安乡,无时无刻不思念着家里的父母和兄弟姊妹。

    2005年1月,乘张西元外出吃酒,邹双毫不犹豫地逃离把她“关”了12年的地方,她“见车就拦,心想跑得越远越好”,一路靠着乞讨和打零工,流浪到甘肃省张掖市。其间,她曾向当地警方和民政部门求助,但因身份信息查询不到、警务协作机制不全等问题,无果。她还再次遭遇人贩子和骗子,担惊受怕中不敢再相信任何人。这14年里的风餐露宿,经受的恐惧、压力、失望乃至绝望,只有她自己知道。

    直到今年2月24日,邹双拦下了一辆运输蔬菜的货车,从甘肃省张掖市辗转到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惠农区,命运终于发生了转机。

    “没想到警察对我的事这么用心”

    饥寒交迫中,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走进惠农区公安分局的大门,寻求帮助。

    当地警方听完邹双的陈述后,高度重视,立即将她妥善安置,并采集了DNA血样,送至石嘴山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进行检验。随后,宁夏警方将邹双的情况报告给公安部打拐办。在公安部的统一协调下,甘肃、宁夏、湖南三地警方对邹双的被拐卖情况进行调查和身份确认,通过受害人的口述和DNA比对,初步确定邹双系湖南省常德市安乡县官垱镇官垱村村民邹苦根(化名)离家26年的女儿。

    3月12日,安乡县公安局选派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朱公平、受害人辖区教导员刘志,带着邹双的大姐、哥哥飞往宁夏。于是,才出现了文中开头那一幕。

    第一眼见到大姐和哥哥时,邹双没有认出来。大姐和哥哥拉着她,想坐下好好聊聊,她抽掉胳膊转身就跑。最后,还是大姐急得喊了一句“嫡丫头”,她才像被电击了一般,停下脚步,杵在原地……

    邹双在兄弟姊妹中排行第四,是家中最小的女儿,也是大家公认的最漂亮的女儿。“嫡丫头”是她的乳名。

    “我真的好感动!没想到宁夏和湖南的警察对我的事情这么用心!”欢迎会结束后,邹双归心似箭,一刻也不想等,连夜赶往老家。

    “丢死人了!我只想见我妈!”

    晚11时许,邹双抵达官垱村。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么晚了,村道上居然围满了人。有镇里、村里的干部,有热心的亲朋戚友,也有不少好奇围观的人。

    “爆炸性新闻!丢死人了!”她嘀咕了一句,跟随大姐下了车。车门一被拉开,人群一拥而上,鞭炮响起,锣鼓喧天,手机灯光闪烁其间,拍照声此起彼伏。而她,简直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明星,在民警的护送和人群的簇拥下,夺路而逃。“我只想见我妈!”她压制住声音、带着哭腔丢了这么一句,然后几乎一路小跑,钻进了家里。

    见到端坐在客厅里的母亲,那一刻,邹双再也抑制不住,扑通一声双膝跪地,抱着母亲失声恸哭起来……“我的丫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73岁的老母亲摸着女儿的一头乱发,已经满脸泪水。

    亲人们宽慰了许久,邹双才渐渐从悲伤的情绪中缓过来,开始逐渐辨认一个又一个仍然熟悉或已然陌生的面孔。

    这天晚上,邹双和母亲、大姐、二姐同睡一个房间。她们不知聊了多久,才沉沉睡去。

    “我现在觉得自己好幸福。”对记者说这句话时,邹双终于笑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